top of page

为提高大学招生透明度而战—钟楠专访

记者: Alvin Tong, Sophie Huang, Daniel Li, Justin Jiang, Kenneth Shue, Benson Chan, Andrew Dai, Sky Zhang


2023年10月29日,在马里兰蒙郡华裔家长联合会 (CAPA-MC)的邀请下,钟楠 (Stanley Zhong的父亲)为马里兰州的家长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分享了有关他倡导的进一步提高大学招生透明度活动的信息。尽管Stanley 的成绩和各项活动都非常出色,但在申请的18所大学中,他被其中16所拒绝。这一现象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关注。Stanley是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编程爱好者。作为一名高中生,他参加了世界各地的编程比赛,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他创办了自己的初创公司(RabbitSign.com),并共同创办了一个非营利组织,为贫困社区的孩子们提供免费的编程课程。然而,尽管他的加权平均成绩为4.42,无加权平均成绩为3.97,SAT成绩为1590,他仍然被申请的18所大学中的16所拒绝,其中包括5所加州大学。然而在接到这些拒绝信之后,Stanley却被Google聘为L4级软件工程师。 这个级别的职位一般需要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学位, 或者有多年相关经验的本科或研究生学位。 Stanley的故事很快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许多人也纷纷联系他,分享类似的经历。从那时起,Stanley和他的父亲钟楠就开始了宣传倡议提高大学招生透明度的活动。


在研讨会几周后的11月19日,CAPA-MC下属的小记者俱乐部(JRC)有幸对钟楠先生进行了专访, 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对钟楠先生进行了提问。以下是采访问题和他的回答要点。


问题:鉴于Stanley参与编程比赛、创业和倡导工作,作为父母,您是如何帮助他平衡学业的?您能分享一下您是怎么帮助Stanley在高中期间有效管理他的时间的吗?


回答摘要:Stanley对编程比赛很有热情,偶然的机会让他开始自己创业。尽管这些有时会干扰他的学习,但他能非常独立地管理自己的时间。钟楠先生提到自己偶尔会干预,提醒Stanley平衡学业和体育活动的重要性。他还提到,Stanley 总是用电子表格记录他自己一天的安排,以更有效地管理时间。


问题:您倡议提高招生过程透明度,建议由第三方审查大学的招生申请和决定。从家长的角度来看,您是如何设想这个过程的运作?你认为这种体制可能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回答摘要:钟楠先生强调这次倡议活动有两个要点。第一点就是呼吁对高校进行定期审计, 就像加州2020年执行的州立大学审计一样。他建议如果州经费紧张的话,可以不用每年审计, 而是2-4年进行一次。第二点是呼吁高校对大众公开招生过程。钟先生提到的一个例子是高校在招生中所实行的“保护入学率”政策。入学率是大学入学人数与大学总接受人数相比的百分比。大家都觉得,更高的入学率表明一所大学对申请者有更大的吸引力。然而,“保护入学率”的目的引入了一个复杂的问题,那就是招生办公室如果觉得一些高度合格的学生有可能会收到更好大学的录取的话,他们会拒绝招收这些高度合格的申请人,以此来维护学校的入学率。这种有争议的做法造成高校招生中的不公平, 那就是高校录中录取稍微不那么合格的学生,而拒绝那些更合格的候选人。


问题:在您追求透明度的过程中,您的经验是什么,您可以给其他有相同目标的人什么建议?


回答摘要:钟楠先生在微信群中发起了一个倡议高校招生透明度的活动。这个活动在24小时内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回应,并迅速在媒体中传播开来。尽管得到了媒体关注,加州的大学对这一倡议却保持冷漠且不作为。这个态度将成为提高招生透明度倡议的一个巨大的障碍。钟先生仍然不确定那些计划恢复平权行动的加州民主党议员是否会支持他们。然而,这一倡议在立法机构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一些平权行动的支持者也对Stanley的升学结果表示同情, 并称这个结果让人吃惊和令人极度担忧。


问题:您在组织这个倡议中的一个指导原则是在这场活动中保持非政治性。然而,教育长期以来一直与政治理念相联系,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对平权运动的辩论。您计划如何保持非政治性?


回答摘要: 比非政治化更准确的一个词是两党支持的。Stanley的父亲承认能得到两党都支持是非常困难的,但他相信不是一切都必须是政治化的,一个提议能得到两党都支持是有好处的。钟先生解释说,过于政治化的危险在于人们会倾向于关闭其它视角并忽视逻辑。钟先生解释说,他曾被不同政党的人物联系,但他坚决拒绝让这个倡议与任何党派相联。Stanley的父亲认为,在提高高校招生透明度这个问题上, 两党是有共同点的。看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人物都联系他以表示支持,他将保持在这个共同点上,避免让这个倡议陷入党派之争中。


问题:您认为其他国家的大学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如果有的话,您认为这些经验可以应用在美国?


回答摘要:钟先生表示,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对其他国家的大学发表任何意见,因为他承认自己对国际大学招生缺乏了解。然而,他继续强调大学招生中第三方审计的重要性。钟先生引用了“Varsity Blues”丑闻,这是一起涉及到大学招生舞弊的联邦刑事案件。数十名家境富裕的大学申请人的父母贿赂或以其他方式影响招生官的决定。钟先生认为如果有第三方来审查,这种情况本可以完全避免甚至杜绝的。钟先生接着讨论了过去对加州大学招生过程进行审计的一个结果,发现加州大学甚至没有为评估大学申请者制定一套方法。成千上万的申请者被录取或拒绝,都是基于招生官的偏好或偏见,而不是申请者在申请表上所填的内容。


问题:考虑到Stanley在一个通常要求学士学位的领域工作,您认为放弃高等教育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回答摘要: 首先,钟先生明确表示,没有一条适合所有学生的完美道路,对Stanley独特情况的利弊都存在。据钟先生称,由于Stanley在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广泛知识,Stanley在学习方面应该没有错过太多。然而,他错过了获得商业双学位的机会。 钟先生还担心,跳过大学也意味着错过校园生活体验,包括俱乐部、交朋友和社交机会。 尽管Stanley的同事专业且热情,但由于经历不同,大家关注的可能会有所不同。 尽管如此,Stanley还是参与了公司内的各种俱乐部和组织。 在社交生活的积极方面,钟先生对大学同龄人潜在的负面影响表示不确定,并透露Stanley也一直与中学朋友保持联系,探索与大学生活互动的方式。


问题:您或Stanley在实现大学招生过程透明度的目标中遇到了哪些障碍?


回复摘要:钟先生表示,目前他们努力的主要障碍是加州大学各校区对他们发出的有关Stanley案件的最初电子邮件缺乏回复。 钟先生表示,到目前为止,学校对他们提出对话的要求无任何反应。 因此,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加州大学董事会和立法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加州大学对他们最初的询问邮件做出回应。要澄清的是, 对话的目的不是给被拒学生家庭提供上诉的机会, 而是努力促成建立让公众信任的第三方来监督大学录取过程。


问题:到目前为止,您的活动已经获得了很多关注和支持。 您与大约多少个其他组织合作?


回复摘要:钟先生表示,9月28日,AACE(亚裔美国教育联盟)向国会听证会提交了Stanley的案例。钟先生说他正在与大约四到五个组织合作。 该活动的支持率和受欢迎程度在不断增加。随着支持者和合作者的增多,他认为提高大学招生透明度会变得越来越有可能。


问题:您提到您正在为该活动组建一个团队。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 您的团队中有多少人?


回复摘要:钟先生说,他们现在有一个discord服务器,有九个委员会,协调不同的任务。 截至 23 年 11 月 19 日,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政府联络,去联系联邦和州政府相关人员。 志愿者可以利用他们在各州的资源,联系州内立法者以强制加州大学同意对话。 钟先生还提到,有超过四千四百多人签名支持了他们给加州大学董事会的信。


本文由美国蒙郡华人家长会少年记者俱乐部(CAPA JRC) 成员进行了采访,录音,撰写,翻译和摄影。 小记者俱乐部有26名蒙郡高初中学生。 他们创建了一个双语平台,以传递信息并为社区服务。

Instagram: @capa_jrc



Recent Posts

See All

Interviewing Dr. Sujuan Ba

Written by CAPA JRC Reporters Alvin Tong, Sophie Huang, Sky Zhang, Daniel Li, Benson Chan, Kenneth Shue On May 19th, 2024, the JRC interviewed Dr. Sujuan Ba, 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